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口是心非,心里想什么,行动上偏不做什么。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警戒自己不要再怀念过去,可是仍然会在无数个不知名的夜里,用模糊的视线追寻着天花板的纹路,一边笑,一边流泪。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拼命为未来努力,却也会像个盲从无助的孩子,突然呆呆地盘问自己光明在哪里,是否这么拼命,我就会活得更真实一些,我的世界就会更明亮一些。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自以为是地打着个人幸福主义的旗号,为社会乃至民族的各种事而尝遍喜怒哀乐。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苦口婆心地说教着朋友关于生活,关于未来的那些事,自己却也会偷偷地抛掉这些所谓的理智,在静静的夜里,独自发疯,独自狂欢。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警告自己不要对父母大吼大叫,却依然会任性地在听了一些教诲后不耐烦地顶嘴赌气。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在自己非常在乎的时候装作漠不关心,却会在闲下来的时候,走着神,胡思乱想,尝着一粒又一粒的名叫后悔的慢性毒药,摧残着自己,而后在新的一天继续装作漠不关心。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在无数次地为自己设想各种各样的未来,制定各种各样的计划,却会在走在街上的某个时刻,凝望着来来回回的陌生的面容,突发奇想地想要那种没有预期没有规律没有后路的刺激而多彩的生活。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毫不掩饰地鄙夷着宿舍楼下日日夜夜上演的各种生离死别,却也会有天在回宿舍的路上,想有个人陪着。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日复一日做着看似很得体的事情,走在一个宁静正常的轨道上,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豁出去一把,丢掉乖孩子的标签,做一个半夜三更飘荡在外的不安分的坏孩子。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总是无限流连于一个人的惬意生活,一本书,一杯奶茶,一首歌,一个人的阳光,却也会在翻书的那一刹那,看着歪歪倒倒的笔迹,突然厌倦这无边无际的孤独。

我是一个矛盾的孩子,还是这样一如既往地矛盾着。讨厌着一些东西的同时,又疯狂地留恋着它们。多么想有一天,自己可以不要那么矛盾。这样,会不会让自己好过一点。这样,会不会幸福一点。

但是,连伟大的马克思都说,世界就是一个矛盾统一体,那如此渺小的我,又拿什么来抵抗这整个世界都无法抵抗的规律呢?或许,我可以这样聊以自慰:我一个人,在茫茫无边际的大海中,而矛盾就像是一个救生圈,在套住我的同时,却也在拯救着我的生命。这样想,好像真的好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