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觉得头顶上有一个无形却巨大的罩子,就那么重重的压着,让我无法抬头真正的看看这个世界。我的身边似乎紧紧围绕着成千上万朝着天空摇曳蠕动巨蟒般的藤蔓,散发着血淋淋的冷光,让我想呐喊却无法出声,想挣脱却毫无力气。,我感觉到有一把尖利的刀在我的身上滑动,狠狠地一点点割去一些美好的东西,只剩下那一阵阵的剧痛。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堵高大的城墙,城墙阻断了两个世界。

墙内,是更多的墙,没有尽头。粗壮的钢筋胡乱的缠在一起,混入黏稠的水泥,弥漫着灰黑色的浓烟,使人无法呼吸。墙内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脚步匆匆,面无表情,低头看着手上的数码产品,全然不顾周围的世界,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们把墙内的世界叫做“城市”。还记得央视的一则宣传广告,每一个手拿键盘的人(无论是手机还是电脑)都被做成了小模型放入一个个独立的玻璃瓶里,标语是“别让键盘把你和你的家人隔离。再看看墙内,却是另一个世界。这里有最原始的生命,最质朴的生存关系。白天共享阳光雨露,夜晚共赏明月余辉。这里是大自然,是我向往的世界。

我们还那么的年轻!我们怎能让自己最本质的灵魂被这个钢筋混凝土的数码世界虐杀的一干二净!

出生于20世纪的我们其实并不那么幸运,我们看遍了城市的万种风情,却忘记了最初的美好。我记得母亲的一位朋友问过我,如果把我扔到大山里三天,我会怎么样,或许我连山上的树啊花啊都完全不认识。事实确实是如此,就算是校园里的树,我都认不清,更别说大山里了,我想这已经成为一种现状。可是那位朋友告诉我,如果是他们那个年龄或是出生更早的人,也在和我同样大的时候被带入山中三天,这三天会成为他们最快乐的日子。他甚至说,如果再给他一段长长的假期让他回去放羊,他都会有一万个愿意。

或许真的是这样,他们还小的时候没有任何数码产品,他们只有大自然,他们最亲近于大自然,可他们却说他们的童年一定比我们的有趣一万倍。他们认得各种各样花花草草,甚至尝过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那才是真正的野味。他们放过牛放过羊,和那些可爱的小伙伴们一起看日出日落。和他们相比,我们的童年黯然失色。并不是拥有多少数码产品就是童年,并不是电子游戏打得多好就是童年,并不是吃了多少昂贵的零食就是童年,并不是去了多少个游乐园就是童年。
回头想想,那些看似高端的数码产品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些什么。

我们的天性其实并没有丧失,只是少了一些激发天性的机会,只是这些天性被这个数码时代一点点的虐杀。我们的心里还是有火星的,只要一点火便足以燃烧。我们可以为自己做一个选择,放下手中的键盘和那些无聊的小说,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感受自然,我们一定是喜欢自然的,这是我们的天性,毕竟我们也是从热爱的自然的猩猩进化而来的,对吧!